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技前沿

12月18日《科学》杂志精选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2-29      录入:2012065

 

针对大型食肉动物的不恰当狩猎政策

许多管控食肉动物捕猎的政策没有充分地认知和解决捕猎对物种的统计和种群动态的负面影响。全球各地的陆地大型食肉动物种群数正在日益减少,这会对生态结构和功能带来后果。以美国西部捕获狼作为例子(美国在2008年对猎狼解禁),Scott Creel等凸显了目前捕猎政策与生态学理论和数据不甚吻合的4个方面。对此的一个清楚的说明是各州对狼群数的估计:在爱达荷州的狼只计数从2008年至2013年下降了22.4%,而在蒙大拿的该计数则有所增加。

作者们指出,在这一时期,蒙大拿招募了更多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来监控狼群,但同时不正确地断言,每次看到狼都代表了存活狼数的绝对最小值。此外,尽管狩猎政策受到边界的制约,但狼则不会。证据表明,在国家公园和高品质栖息地和其他“安全区域”外的狩猎会影响这些区域内的种群动态。作者们强调,尽管他们选择美国西部的狼作为实例来强调这一点,但对大型食肉动物的不恰当的狩猎政策范围过于频繁地超越了落基山脉标志性灰狼而延伸至其他物种。

藻类毒素损害海狮记忆及觅食能力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一种由藻类产生的神经毒素会破坏加州海狮的记忆力,而海狮高度依赖该记忆力来回忆那些食物丰富的地方以觅食。这些结果或能解释近些年中所观察到的海狮导航能力的损害,许多人认为这一损害导致了海狮搁浅现象的增加。在加州离岸地区,因为软骨藻酸(DA)这种神经毒素所引起的中毒成为威胁海洋动物的一个重大问题。令这一问题加重的是,产生DA的藻类大量繁殖的规模和频度近些年中有所增加,这些都是环境变化及人类对海洋系统造成影响的结果。科学家们知道,接触DA会在海狮中引起惊厥甚或死亡,但其非致命性影响(包括对行为的影响等)则不甚知名。Peter Cook和同事对加州的野生海狮进行了研究,它们在接触了DA后被康复诊所收治。研究人员用核磁共振成像来评估海狮海马区的结构异常;他们发现在整个海马区都有病变,其中包括右背侧海马区,这是一个在其它物种中参与空间记忆的脑区。研究人员对这些海狮进行了两种空间记忆作业的训练,其中包括从4个可能的地方发现食物奖励。研究人员报告说,右侧海马损坏程度较大与记忆作业表现较差相关。他们提出检测搁浅海狮的海马容量可能是海狮从康复诊所释放后是否能有成功生活的一种有用的标志。研究人员说,这一研究的结果可能适用于在自然界接触DA的其他野生动物,包括海鸟和鲸类动物。

《科学》杂志发布

2015年的科学“年度突破”

《科学》杂志选择被称作CRISPR的基因组编辑方法作为其2015年科学“年度突破”第一名得主;《科学》杂志执行新闻编辑John Travis解释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选择”,因为该项技术过去两次入选《科学》年度十大突破,它也是十大突破中后来唯一晋升“年度突破”第一名者。鉴于其在今年新展示的力量,《科学》将CRISPR置于其年度《科学》突破名单之首;CRISPR所展示的新的突破包括:创立了一种寻觅良久的旨在根除各种害虫的“基因驱动”;对人类胚胎DNA进行首次刻意编辑(今年春天由中国科学家们所进行的有争议的工作);对猪基因组中的一个逆转录病毒DNA的62个拷贝进行CRISPR驱动的删除,这一举措为考虑将猪的器官用于等待器官捐赠的病人铺设了道路。Travis的文章凸显了与其基因组编辑竞争者相比CRISPR将某基因输送到恰当部位所展示的优越能力以及该技术具有低成本及容易使用等特质,这使得数以千计的实验室、高中生以及“生物黑客”等能够开始开发利用这个有3年时间的技术。Travis说:“只是略微夸大地说,如果科学家们梦想能操纵基因,CRISPR如今能让它成为现实。”这种工具的前途是与如何最好地管理其在动、植物和人类中使用的持续性辩论并行存在的,而在本月初,有关人类基因组编辑的话题曾经在华府的某国际峰会上进行过讨论。在一则相关的社论中,《科学》系列杂志总编辑Marcia McNutt对“在2年的时间内,CRISPR会给生物学许多不同领域带来长期的兴奋和乐观表达了希望,就像免疫疗法给癌症病人带来的兴奋和乐观一样”。

(本栏目文章由美国科学促进会独家提供)

《中国科学报》 (2015-12-29 第2版 国际)